一秒记住【快眼看书 www.kuaiyankanshu.inf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江羽这个丧门星,克死他爹妈不算,还想来祸害我们?告诉你江林,要是敢让他来我们家,老娘分分钟带你儿子回娘家你信不信!”

    江羽站在门口,一脸惨白地靠在墙上,透过门缝他可以清楚的看到女人怒气冲天的脸。

    但他没功夫计较,阵阵眩晕不断袭击着身体的防御系统,试图给他来个暴锤。

    他不敢动,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从楼梯上滚下去,把自己这条小命真的给玩完儿。

    不久前他刚被金主的新宠捅死,本以为这辈子就这么玩完儿了,结果眼一睁,就莫名其妙站在了楼梯上,不仅身体缩水了十多厘米,连皮肤都嫩得能掐出半斤水。

    江羽当时懵逼的很,还以为是死前跑马灯呢,结果头太晕没注意到,一头撞在墙上,疼得冒泪花子之余,也让他反应过来,他这是——又活了?

    活在他十七岁母亲刚去世的那年,应二叔的邀请来他们家做客,却听到二叔和他老婆的争吵,于是他连门都没敲,恍恍惚惚就离开了这里。

    结果房漏偏逢连夜雨,遇到了他家金主。

    白色的墙壁冰冷坚硬,江羽慢慢挪着,把脸贴在墙上,蹭了一脸的白灰;脸上的热度似乎有所下降,可没过多久连墙壁也燥热起来。江羽不耐烦的移开了小半个位置。

    如今看来,他大概是没死,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重生?

    他迷迷糊糊的想着,没注意到一个穿着运动服的少年慢慢从楼梯口上来。

    当屋里人被少年一声“毛毛”给震惊的闭嘴的时候,江羽才跟个水獭似的慢吞吞转头,把视线聚焦在面前的人身上。

    他看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人是谁,不禁想着:这缺心眼儿的小鬼啊,如此智障。怎么就是他江羽的堂弟?

    但他也只能想这么多了,天可怜见的,晕圈了这么久,他终于倒了。

    江羽被他二叔放在车里,红色的丰田呼啸,一路奔往医院。

    这一次,他没有因为听到这些而恍惚外出。所以,也就没有被坐在小区咖啡厅里,那个百无聊赖的男人看见。

    于是,所有故事便都与原来不同了。

    烧得神志不清的江羽睡了一天半才醒,醒来的他觉得自己变成了条咸鱼:如此脱水,且如此汗湿。

    他眯着眼,恍惚觉得,自己如果站起来学着猫崽子那样抖抖抖,说不定,还能抖出一斤白盐来。

    “哎哟,毛毛你醒了?可吓死我啦!怎么忽然就晕了?”

    喉咙干涩,口腔酸苦,流了一身的汗,江羽浑身都粘腻得不得了。

    而且两天多没吃东西,他听人说话都觉得隔了层膜。

    懵了好一会儿江羽才颤颤巍巍抬手,顺便伸出鸡爪疯似的疯狂颤抖的食指,指向虚空的某个地方。

    “哥,你咋啦?”管他叫毛毛的少年一把握住江羽的手指头,满眼担忧。

    江羽翻着死鱼眼,颤颤巍巍道:“厕厕所!”

    “好嘞!”

    少年握住江羽的手腕,一把将人扯到怀里,“哎哟小羽砸,这怎么跟个女孩子似的,身子骨好软啊。”

    江羽闭眼不想说话,他不跟毛都还没长齐的兔崽子计较。

    扯着打颤的双腿摇摇晃晃去厕所,江羽内心颤抖,要命,裤子摩挲着,他更想了。

章节目录

那个撬走白月光的蚊子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眼看书只为原作者白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扆并收藏那个撬走白月光的蚊子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