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快眼看书 www.kuaiyankanshu.inf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八幕第九场——action!”

    场务打板,江羽和萧勾月开始走戏。

    宁远远远地看着这一切,掂了掂手里的椰子壳,不动声色地离开了这里。

    安平市的影视城是斥巨资建造的,规模之宏达,有亚洲好莱坞之称。

    这个时间段不仅汪拙的剧组在这里拍戏,还有一个剧组也在,只是离得远,大家都忙,没怎么碰过面。

    宁远按着耳朵里的耳机,慢慢往外走。夜幕里,天空没有一丝云,几颗星星零星地点缀着辽远的苍穹,圆月挂在天边,映照地天空碧蓝如洗,如同打翻了的蓝色颜料瓶。

    黑色的小车驶往郊外,白桦树的影子打在车上,影影绰绰,鬼魅一般。

    一池红色。秋棠坐在浴缸旁,慢腾腾地打开软木瓶塞,手臂倾斜,昂贵的液体便一点点滑入其中。

    “二少,”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敲门,“秋总差我回来告诉您一声,这两天有事,明日您的演唱会他就不去了。”

    秋棠放下酒瓶,一只手慢慢搅着浴缸内的液体,“大哥最近在忙什么?”

    男人不语。

    “呵,又是这样”他把酒瓶放在眼前,一双眸子,仔仔细细地描摹酒瓶上的贴画,“让大哥自己注意安全,可别那些人硬碰硬。”

    “那我先离开了,如果您有事,可以直接联系我或者秋总。”男人说完便转身离开,地上铺着地毯,听不到他离去的足音。

    “哥”秋棠退下睡衣,慢慢滑入浴缸里,红色的液体瞬间覆盖全身,他抬起手,迷恋地亲吻着一张照片,“为什么?我和他明明是表兄弟啊,我们长得那么像甚至留着相似的血但为什么,为什么就是不肯接受我呢?”

    他的声音低低的,带着一股说不出的磁性和暧昧,“我很早之前就警告过他的,不要再来招惹我的东西是他的错,他要来招惹你。我会让他付出代价的,我也要让他尝尝,自己的东西,被别人碰触的滋味儿”

    片场,汪拙揪着所剩无几的头发,一脸崩溃,“不是,江羽啊,你这个眼神很不对啊!”

    这幕戏,是江羽演的孤鸿和萧勾月演的白无常喝酒的一幕戏,戏里,白无常喝的酩酊大醉,整个人半挂在孤鸿肩膀上,而孤鸿纹丝不动,依然拿着酒杯,只淡淡的说了句你醉了。

    这幕戏本来是非常简单的,但萧勾月不知怎么回事,一挂在江羽身上,整个人都不对劲了,台词说错了一次也就罢了,到后面手脚都不协调了,好不容易挨了顿骂好了,结果因为和江羽挨得太近,呼吸打在江羽耳边,一说台词江羽就忍不住抖啊抖,他开始还能勉强忍住,但后面萧勾月把手放他腰上的时候,他差点儿没忍住直接笑出来。

    等他们好不容易搞定了一切,好样的,汪拙说的,江羽眼神又不对了。

    “你们喝了用曼陀罗华酿的酒,前尘旧事皆浮上心头,所以白无常才会越喝越痛苦,越痛苦越贪杯,而你——”汪拙指着剧本,“孤鸿身份成迷,他在某天忽然来到黄泉,一袭黑衣,性子孤僻,日日就着曼陀罗华酒解渴下饭——他靠过往的记忆支撑自己,所以眼神必须是深邃沧桑却又绝望快乐的,你好好照照镜子,你那眼神——不对劲啊!”

章节目录

那个撬走白月光的蚊子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眼看书只为原作者白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扆并收藏那个撬走白月光的蚊子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