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快眼看书 www.kuaiyankanshu.inf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江羽揉了把小奶狗的头发,“乖,我去开门。”

    萧勾月:“”

    萧勾月:“哦,”不情不愿地让开,瘪嘴,不开心。

    门打开,外面站着大熟人。

    “张助理?”江羽有些意外,“你怎么会来这儿?”

    张瑾:“沈总担心你,让我来看看。”

    “谢谢沈先生”江羽一下子就笑了出来,眉眼弯弯,睫毛纤长,非常好看。

    张瑾点头:“沈总让我告诉你,安心读书,一切有他。”

    江羽:“”

    他不自觉握紧了双手,又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笑,“沈先生他”

    “沈总虽然并不怎么关注娱乐圈,但也有些这方面的朋友,”张瑾一板一眼,“江先生完全可以放心,沈总总不会让您吃亏的。”

    “不,”江羽摇头,将手揣在衣兜里,企图说两句客气或者应景的话,“我怎么可能不相信沈先生?我的意思是,沈先生他”

    张瑾静静地看着他,在那双幽深古寂的眸子里,江羽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只有几句呢喃,也被吞没在唇舌里。

    “江先生,”张瑾认真道,“虽然你和沈总的关系,并不完全像表面上表现的那样,但沈总对你的关心和维护,却并没有少。沈总的性格,让他很难去真正相信一个人,也很少不带什么目的去帮人,但他愿意为你破例,这很难得。”

    江羽移开眼,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觉得耳畔轰鸣,心里有些乱。

    “嘭——”恰在此时,远方的天空中忽然有数不尽的烟花齐齐升空,爆炸的声音接二连三传来,五彩的光芒交替闪烁着,让漆黑的夜也增加了一丝绮丽。

    江羽转头,怔怔地看着窗外,茶褐色的瞳孔略微放大,脑海中一片空白。

    他身后,萧勾月挂断电话,揉了揉眼睛,看着江羽的背影发愣,他爸爸说,让他少管闲事,可是江羽的事,又怎么会是闲事呢?

    他使劲地抹了把脸,勉强露出笑容,“江——”

    “沈总说,真相是什么他比谁都清楚,你是什么样的人他比谁都明白;身正不怕影子斜,没做过的事,就没必要去承担不属于自己的骂名。”

    萧勾月不自觉吞回了自己未尽的话,他站在江羽后面,慢慢收回了即将拍在他身上的手。

    张瑾:“沈总还说,如果你害怕,就先回家,抱抱毛孩子,吹吹空调,好好放松一下,等这件事情过去了,再来学校。”

    张瑾的声音不断在耳边响起,恍惚中,好像那个有着凤眼重瞳的男人真的站在他面前,温柔的叮咛他一样,江羽心里乱糟糟的,他低眉,手心汗湿,喉咙发紧,张口了几次,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

    只是那颗沉寂了多年的心,忽然在胸膛跳得厉害,让他一时间有些供氧不足,头晕目眩。

    一个人在黑暗里蹒跚了太久,久得他都快忘了,上一个将他护在怀里,为他撑起一片天,告诉他别害怕的人是谁了。

    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他从来不期待在绝境里能得到谁的帮助,因为他知道,那份他求来的帮助,索要的代价都太大了,大得哪怕他付出所有,也不一定能还得上。

    而那些打着主动帮他的名义的人——这些人索要的东西,他往往都支付不起,与其欠对方一份终生难还的情,倒不如一开始就不要。

    就像前世的萧朗,就像——这一世的萧勾月。

    在这些人里,唯有沈先生,唯有这一个沈钰竹,是他完全猜测不到,不——江羽盯着地面,神色不定;或者说,是他完全不敢猜测的人。

    依靠他两最开始的约定,沈先生的确应该帮助他并给他提供相应的便利,而他会被钟子规种种为难,百分之九十的原因也都是因为他。

    这样想来,沈先生愿意帮他完全说的过去。

    江羽深吸一口气,使自己完全放松下来。其实,沈先生大可不必这样,他可以在暗中布置好一切,然后在江羽真的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以救世主的身份出现,再用雷霆手段,火速解决这一切。

    这样一来,他不仅没有违背约定,还可以趁机用江羽挡箭收拾一直纠缠自己的烂桃花,甚至在这件事结束之后,收服一个人心。

    但他没有这么做,他选择了在一开始就来帮助他,甚至因为怕自己恐慌,还让助理亲自来一趟。

    江羽说不清自己在想什么,但他感激他这种做法。

章节目录

那个撬走白月光的蚊子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眼看书只为原作者白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扆并收藏那个撬走白月光的蚊子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