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快眼看书 www.kuaiyankanshu.inf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小年之后,学校陆陆续续开学了,大学开学时间相对较晚,所以江羽还老老实实地待在小别墅里。

    三月上旬,满枝新绿,桃花吐出几点带着浅色的嫩蕊,大雁南飞,在天气第一次回暖的时候,江羽被沈钰竹摁在床上老老实实啃了一顿。在瘫痪似的修养下躺了好几天后,这天开学一大早,门一开,他整个人子弹似的弹了出去,那模样,活像身后有什么洪水猛兽在追。

    被视作洪水猛兽似的沈先生就穿着睡衣倚在阳台上,看着楼下慢慢驶走的不起眼黑车,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

    哈欠打完,沈降的电话也来了,他爹的声音一如既往的稳重淡定。

    “老爷子不行了。”

    听着自家父亲那万年不变的从容语气,沈钰竹嗯了一声,之后两父子相顾无言,十几秒后,电话挂了。

    去学校的第一周,江羽在校门口见到了周密,料峭的春寒里,这姑娘上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短羽绒服,下半身穿着短裙站在校门口,看到江羽从车里下来的时候,眼睛忽然亮了。

    “羽毛羽毛,”她小跑着过来,笑容腼腆。

    “走吧,”江羽对她笑了笑,两人一前一后进去了。

    这一天的周密就如同一个小尾巴,江羽去哪儿她都跟着,也不说话,如果不是江羽偶尔回头,甚至都忘记了自己身边还跟着这么一个姑娘。

    萧勾月下午的时候才来报道,随着今夜有戏的持续播放,他的人气现在高得可怕,一下车,一群不知道哪儿来的粉丝就从旁边扑了过来,这小可怜被吓了一大跳,差点被迎面扑过来的一个姑娘压在地上。

    等他好不容易在保安的帮助下逃出重围,转身却看见江羽带着周密站在他后面,也不知道看了多久。

    “勾月,”江羽看着他狼狈的模样,恍惚中,仿佛看到了几个月前的那个跳脱欢乐的小少年。然而终究不是,萧勾月只是对他点了点头,就径直离开了。

    江羽看着他的背影,低眉笑了笑,带着周密朝相反的方向离开了。

    萧勾月双手插在兜里,眼眶憋得通红,几分钟后,他终于忍不住回头,然而人来人往的校门口,却哪里还有江羽的影子?

    最终,他也只是自嘲地笑了声。

    经过昨年江羽的那么一折腾,百影可谓伤筋动骨。

    不仅钟子规被拘留了,百影的股票市场也陷入了历史最低,而那些早早就等在一边儿,就等百影倒霉,好坐收渔翁之利的同性质公司们,几乎是在钟子规刚被爆出偷税漏税的那一刻,就飞快的动了起来。

    其中尤以飞渡最狠,虽然钟老爷子及时出手替钟子规保住最大份的股票,但其余的散股,还是被飞渡暗搓搓收了不少。

    而江羽将要演的那部貂锦胡尘,本来就是百影给他们家一哥准备的,结果也被飞渡截胡了,截胡了不说,飞渡的一个金牌经纪人居然还从百影挖走了人家的御用一哥!!

    被保释回家的钟子规都要气炸了!!

    更要命的是,刚回到家的钟子规,不过是在家睡了一晚上,第二天却在陌生的大床上醒了过来!

    而伴随着他醒来的,是趴在他身上,把他干得分不清东南西北,自己却哭得梨花带雨一脸凄凄惨惨戚戚的秋棠。

    “你——大爷!”

    钟子规有气无力的骂了一句,后面的话被哭唧唧的秋棠的吞了。

章节目录

那个撬走白月光的蚊子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眼看书只为原作者白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扆并收藏那个撬走白月光的蚊子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