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星宿劫 > 第三十四章 世子撑伞

第三十四章 世子撑伞

推荐阅读: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飞剑问道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宋记极品飞仙

快眼看书 www.kuaiyankanshu.info,最快更新星宿劫最新章节!

    ,最快更新星宿劫最新章节!

    晴野霞飞绮,春郊柳宛丝。

    自苏城来的这名女子只身材纤瘦如柳,气质并无半分引申出的娇柔婉转,但是保留了一份真意。

    她的速度虽快,施展身法时旁人很难看清她那一刻的动作,过后却有股隐藏不了的晃动后劲激荡四周。

    所幸这其中更多的是美中不足,而非致命缺陷。

    因为如果与她过招的对手想要凭借那股后劲来预判她下一步的行动,进而后发制人,必须得保证一个关键前提,那便是不会在她的先手之下一败涂地。

    来自杀人庄的灰袍人正站着,却早早败了。

    没有多少恐怖名声的花无常反倒还坐着,仍旧含笑。

    墨瞳隐秋水,薄唇映浅红。

    为过儒生,看人的第一印象往往还是偏向儒雅的方式。

    花无常在接管青柳斋之前,过的是四海为家的生活,居无定所的坏处有很多,但也免不了些许好处,至少,他沿途见过的窈窕淑女,红粉佳人,要比诸多自命不凡的达官显贵多得多。

    苏宛的面貌谈不上望了一眼就终生难忘的惊艳。

    可平心而论,花无常不得不承认她也是个值得细心雕琢的美人胚子。

    从她方才出手的力度和时机来看,他知道,她已经经过了雕琢。

    只不过,雕琢的方向不是她原本应该走的方向。

    否则,她又怎会成为这位李世子身旁最可怕的单影,而非可爱?

    “这真是一点儿也不可爱。”

    不管身份地位如何,由心而发的言语,脱口而出的刹那往往显得格外真诚,真诚到接近真理。

    李存勖这时却很快对花无常说起了反话,“恰恰相反,我觉得小宛这样的心性十分可爱。”

    花无常没有争辩什么,淡淡道:“世子眼光独到,自然不会与生意人等同。”

    李存勖目光望向一旁被银针刺穴,强行直立的灰袍人,“那么杀人庄这位朋友呢?”

    灰袍人神情因痛苦而狰狞,眼神凶恶,许久却无只言片语。

    李存勖不禁心生疑惑,向苏宛问道:“小宛,你可是封了他的哑穴?”

    苏宛摇头。

    花无常道:“先用影过无痕的身法接近,占了唯快不破的优势,起手朝他体内打入至少三枚化血银针,逆封其奇经八脉,稍稍以势诱导,便让其体内磅礴真气运转不畅,不是洗伐经脉,而是蛮横冲刷!其身体急剧膨胀之时真气强度亦增,奈何不为己用,届时再以数针外刺,就如翻江倒海,七日之内与散功后的虚弱状态无异。到了这等地步,封不封哑穴,已没有多大意义了。”

    李存勖面露赞许之色,“花老板果然是看人的行家,与小宛初次会面,就对她的手段了解到六七成。”

    闻言,苏宛似有不服,道:“他若真是看人的行家,岂会如此不开眼?竟与杀人庄的杀手合谋除掉殿下!”

    李存勖笑道:“由始至终,花老板都只是嘴上说说而已,根本没真的动手,青柳斋的其他人也不见冲进来,何来合谋一说?再者,我现在不是平安无事?”

    花无常道:“世子殿下这便错了,花某可不只是嘴上说说,此刻的你也非平安无事,真的中了毒。”

    苏宛脸色骤变,手中化血银针蓄势待发。

    不曾想李存勖当即横臂拦住她,对花无常道:“天下有何奇毒无色无味,无知无觉?”

    花无常思索道:“这就有些多了,苗疆巫蛊之地,毒物盛行,光秉承天然而生的奇毒就不下三十种,皆无色无味,无知无觉。不过晋王和世子都不怎么和苗疆打交道,更远的西域自不必说,花某这里就不过多阐述了,只说点世子较为耳熟能详的。那川中蜀唐门,虽是由暗器发家,真正一跃成为江湖十大门派,却还是靠毒术与暗器糅合。论天然奇毒,蜀唐门不如苗疆,可论后天人制的奇毒,数量上蜀唐门称第二,江湖就无人能称第一。绝情子,铁霜粉,步生莲,一笑散......这些都符合世子提的要求。”

    李存勖听得心惊,表面却很镇静,缓缓问道:“同在川蜀的百花宫呢?听说最新出炉的天下十大奇毒和天下十大暗器之评,占据两榜榜首的是百花宫的花神泪,早前传闻蜀唐门正精心研制的玉观音,都暂居第二。”

    花无常道:“百花宫毕竟是后来者,十大门派之中建立时间最短,现如今宫中的奇毒也就花神泪能压制住蜀唐门,其余皆不足道。暗器倒是多些,十大暗器之中百花宫已占其三,第一花神泪,第五雁返刀,第七蔷薇刺。说起雁返刀,那位三公子,倒是与世子关系匪浅。”

    听得此话,李存勖竟笑逐颜开,好似忘了先前花无常说他已经中毒的事情。

    “那是自然,阿三与我,辈分上是叔侄,情谊上却如兄弟,我与他同年出生,只不同月。小时候看兵法习武艺至疲倦时,总想偷偷去戏楼听戏放松放松,但很长一段时间都苦于无人陪伴,等到大哥把阿三领回来的时候,情况才不一样。他刚来那会儿沉默寡言,不管干什么都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我呢,也愁没有知音,同病相怜呐,见了两次面就有种自然亲近的感觉。他本不喜欢逛戏楼,后来却喜欢听我唱戏,我本不喜欢吃素,后来却喜欢吃他煮的野菜粥。可惜啊,天下熙熙,无人不散,大哥非要他去蜀中学艺,一别就是六七年,前几年还有书信来往,现在连书信都渐渐没了踪影。上次他寄来的书信,还是在大半年前,他的雁返刀刚刚跻身至暗器榜第五时。”

    李存勖笑着笑着,面露愁容。

    花无常听着听着,同样皱紧了眉头。

    “世子,当真不知三公子现如今的处境?”

    李存勖有些愣神,苏宛那张原本满是秀气的脸颊此刻倒布满了杀气。

    都是聪明人。

    却都不做聪明事。

    “小宛,你似乎有事在隐瞒着我?”

    “殿下,当务之急,是解去你身上的毒啊!”

    “你叫我殿下,我却不想用殿下的姿态来跟你说话,别逼我。”

    “我......”

    “好了,毕竟是姑娘家,又处在那个位子,有些事情自然不方便说。世子想听的话,花某倒是可以讲讲,只是这青柳斋么......”

    及时的调解,换来满意的答案。

    李存勖很快道:“本世子在一日,青柳斋便在一日,并且你花无常,永远是这里的主人,当然,前提你不会自毁长城!”

    花无常点头道:“毁城容易建城难,花某当然不会做那样的蠢事。只是世子言语爽利,花某却不能一言道尽,生意人做生意,更多时候都是在搭桥引线,而非直接领人强行渡河。毕竟,花某并不想让一名女子紧追在身后,高唱公无渡河,公竟渡河!”

    李存勖嘴角浮现一抹怪异弧度,“我明白你的意思,但你搭的桥引的线必须足够,否则就算没有那名女子追在你身后高唱公无渡河公竟渡河,本世子也会在你的坟前上一炷香,念出‘堕河而死,其奈公何’这八个字!”

    花无常哈哈笑道:“百年身后事,此时言之过早。世子还是即刻出我青柳斋,到雨花街最热闹的巷口去看一看,没准儿能恰好碰上一名不唱箜篌引的女子。噢,去之前还得备上雨伞,冬天的雨,可最寒人心了。”

    苏宛冷冷瞥他一眼,“这么快就想作壁上观?姓花的,有始有终,我家殿下体内的毒,你怎么种下的,就怎么解,慢了一步,我要你的命!”

    面对苏宛的威胁,花无常仍旧慢条斯理道:“我种下的毒,世子要喝下整整一杯茶才能发挥出它的毒效,世子前后才喝了不到半杯,并且都暗自用真气沿着小指排出体外,化为水雾蒸腾而去,如此岂会中了花某人的毒?真要说中了毒,那也是心病无药,变出来的。”

    “这......”苏宛将信将疑,待感觉到李存勖呼吸如常,气息均匀之后,心中大石才算落定,不过她对花无常的强硬态度并未改善。

    “不管怎么说,你都是其心可诛!”

    花无常平静道:“是可诛,可却是一起诛的,我饮下的茶水里也有毒,并且未像世子那般将它排出体外。”

    苏宛彻底不解,“那你是为了什么?总不会是将计就计,哄骗那边的家伙上当吧?”

    李存勖道:“他不是在将计就计,而是用自己的方式择优,如果我真中了他的毒,且无化解之法的话,今日你我二人都走不出青柳斋。反过来,就是你看到的局面,杀人庄这位朋友来了,走不出去。”

    花无常赞道:“世子看得也很透彻。”

    李存勖道:“择过一次,便不要再有择第二次的心思,否则下场如何,你应该明白。”

    花无常颔首,随即其花纹袖袍轻轻一挥,香味弥漫之际,屋顶金铁交响,机关大开,射出的却非密集箭雨,而是两把花伞。

    李存勖探手,隔空取过一伞,道:“一把就够了,雨,寒不到影的心。”

    花无常道:“她不需要,不代表别人不需要。”

    于是李存勖也带走了另一把花伞。

    临走之际,这位晋王世子没有多说什么,将那来自杀人庄的地级乙等杀手,完完全全留给了花无常与青柳斋。

    杀手的生死,他不在乎。

    那人的生死,他却必须在乎。

    ——————

    雨下得很大。

    淅淅沥沥。

    出了青柳斋的大门,他转角一瞥,雨生还在那里布局,衣襟湿透。

    他看得见他。

    他瞧不见他。

    影子又已遁去。

    这便注定了他此刻只能撑伞独行。

    另一把花伞,他用左手紧握,贴着腰间,长短如剑。

    眼下他走路的姿势也像个流连于江湖的剑客,口中念念有词,却非某种精要剑诀。

    是一个人的名字。

    “二十三。”

本站推荐:神兵奶爸小说章节目录面具下的神秘爱妻龙乐乐端木爵甜蜜婚令:陆少的医神娇妻女神的上门豪婿(又名:女神的超级赘婿,主角:赵旭)你的爱似水墨青花小说章节目录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丑女宠上天:帝尊,滚远点神武至尊天下第九夫人路线

星宿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眼看书只为原作者荆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暮并收藏星宿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