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星宿劫 > 第三十九章 规矩

第三十九章 规矩

推荐阅读: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飞剑问道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宋记极品飞仙

快眼看书 www.kuaiyankanshu.info,最快更新星宿劫最新章节!

    见侯朱颜等人果真不是进来观望,而是真的有心在此中挑选适合他们修行的一书一法,徐天海嘴角开出一道冷冽弧度,如桑知风方才所言,将他们当成了不怕虎的初生牛犊。

    虽说自己也未必就是一头真的猛虎,可至少,当某些牛犊触犯到自己利益的时候,他会毫不留情地化身一只凶狼。

    既可啸月吼天,也可茹毛饮血。

    “师妹,为何又要去看《天地纲要》?”

    转头目光一瞥,桑知风又要伸手去拿先前因为小哑巴苏喑而放回原位的《天地纲要》,徐天海不禁讶异出声。

    桑知风动作不停,将它取过,“不看它看什么?”

    徐天海道:“我方才不是说了,可以将《九曲星图》拿出来分享,你我一同探讨研习天地人三道吗?”

    桑知风失笑道:“一本从宏观入手的纲要都未吃透,寥寥数语,下文不接上文的残篇,又能领悟多少?”

    徐天海皱了眉头,“成与不成,悟与不悟,总要试过才知道。”

    桑知风忽而对他投以充满信任的眼神,“你是师兄,要试也该你先试,等你将那残篇的真意悟到了一半以上,再来找我。”

    徐天海面有难色,道:“一个人试,哪有两个人同时参悟修行的进境快?”

    桑知风道:“既然如此,那就换本不是残篇的古籍,你我一同领悟。”

    徐天海恍然明悟,笑道:“说来说去,师妹你就是胆子小,觉得接触残缺之物风险极大,一个不慎就容易走火入魔,非但自己不愿修,还不愿让我以身犯险,对不对?”

    桑知风哼了一声,低声道:“明知故问。”

    “这叫验证猜测。”徐天海轻轻拍了拍手,接着从桑知风手中夺过《天地纲要》,一边放回原位,一边言道:“这本《天地纲要》内容写的不差,乃南北朝时期一位星相名士所著,奈何笔法弃简从繁,晦涩难懂之处太多,师妹你又是个不懂变通的慢性子,第一卷不参透,就永远不会翻开第二卷第三卷。如此下去,即便你在星相一道上付出的努力非我能及,远远走在前头的也始终是我非你。”

    桑知风默不作声。

    徐天海继续道:“走在前面,责任也在前面,为你遮风挡雨,趋吉避凶,自然是我乐意去做的事,可人总有困乏与自顾不暇的时候。”

    桑知风这才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

    徐天海又一次牵起她的手掌,极为认真道:“是啊,但这须得有个前提,你的路,我的路,不能脱节。”

    “殊途同归......这本又不行。”

    不知是谁在附近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徐天海寻声定位,于昏暗之中依稀瞥见一道朝他二人所在方向走来的女子身影。

    徐天海放眼望去,最先注意到的并非女子面容如何,而是她手上的频繁动作。

    似乎她每走一步,就要从贴近的书架上取出一本古籍,拍拍灰尘,吹几口气,象征性翻了几页后,就凭感觉随手朝一处空位扔去,也不管是不是原来的位置。

    饶是徐天海这等素来不太看重规矩礼法的人物,此刻见了女子这般走马观花,胡乱易位的行径,都不禁有些动气,只是当视线触及到身旁的桑知风时,微微收敛了些许。

    不曾想女子与他们擦肩而过之时,又俯下身从最底层中间取出一卷薄如刀片的书简,像甩动寻常抹布般用力抖了抖上面的积灰,毫无怜惜爱护之色,独在看清书简上的几行字迹之后惊叹了数声。

    “开篇三行笔画圆润,挺遒流畅,笔笔如铁线,这种笔法字迹,分明是小篆的风格,可怎么到第四行就变成了雄强凝重,略呈方形的大篆了?那不是常刻于龟甲兽骨,钟鼎金鼓上的文字吗?奇哉怪哉......”

    “这才像点样,在书法上有所造诣,不是个只会搞破坏的丫头片子。”

    徐天海在一侧默默注视着这一切,胸中郁气再消,不过好奇心理则一下上升了起来。

    他牵着桑知风一同走近,在女子背后道:“姑娘手中这份大篆小篆皆有的书简,可否借我们一观?”

    俯身背对着两人的燕蔷薇于是不着痕迹地收了手心那根细小的软刺,手捧书简起身,面向徐天海与桑知风道:“你们比我还早到几年,之前一直没发现它?”

    徐天海道:“姑娘许是不知,聚星阁藏星相古籍之处七十有二,七十二处中此处占地还算偏小,书籍书简阵图星盘登便合约八百五十余件,少则百十字,多则千万字,莫说是早来几年,就是早来几十年,也未必看得完整。”

    燕蔷薇听得心惊,失声道:“这么多?!真要如你所说的话,岂不是连阁主都没看完聚星阁的书,研究完聚星阁的阵图?”

    徐天海微微笑道:“以阁主之才,早已是一派宗师,自己便能著书立阵,从一花一叶,一草一木,一山一水,一月一星中领悟道法,看不完研不尽别人字里行间的感悟,又能伤去几多风雅?”

    “好小子,拍马屁的功夫可谓无形之中出神入化,都能赶上紫兰那妮子了......”心中虽暗自腹诽,燕蔷薇表面还是和颜悦色,慢慢将手中书简递给了徐天海。

    徐天海笑着接过,未及全部摊开,只以一手拇指推进,不过十几息的时间神色就大有变化。

    桑知风瞧得他的异样,正欲亲自取来一观,徐天海已合上书简,对燕蔷薇道:“在下徐天海,原居渭河之畔,不知姑娘姓甚名谁,哪里人氏?”

    燕蔷薇上下打量他几眼,随即用沈司南为她安排的身份言道:“魏青蔷,河东人氏,家乡村落之名甚微,不提也罢。”

    徐天海继而道:“魏姑娘,观你相貌,似要比我小上三五岁,想来步入星相一途的时机,也要晚上许久。”

    燕蔷薇并不否认徐天海所言,问道:“这,又如何?”

    徐天海道:“此书之奇,并不限于文字,此书之道,亦不止于星相,朗朗乾坤,浩浩渺渺,巍巍江湖,荡荡潇潇,姑娘过早接触,并非好事。”

    燕蔷薇直视其眸,“你的意思是......”

    徐天海道:“痴长几岁,总有些许心得在前,依愚兄之见,东南向下数第四层右数第三本藏书,《星阑微语》,比较契合魏姑娘。姑娘不妨即刻取来一看,便知愚兄所言不虚,若潜心修行,不足数月,姑娘在星相一道上的造诣必有大进。”

    燕蔷薇终于明白了徐天海的意思,若按她之前在百花宫的脾性,此时此刻不管周围有无旁人,她早就一根蔷薇刺打了出去,且必朝向要穴,届时对方死伤如何全看他自己的造化。

    但这里毕竟不是川蜀的百花宫,而是陇西的聚星阁,所以她在原地踌躇了片刻,终是不怒反笑,“方才说漏了一点,家乡村落之名虽微,但还是有属于那里的风俗和规矩。”

    徐天海握紧书简,做出“愿闻其详”的模样。

    燕蔷薇缓缓道:“风俗太多,时间有限,就不一一阐述了,单说一样规矩,我们那有间生意很好的煎饼摊,无论早晚,无论夏冬,都有许多人在那煎饼摊前排队买饼。来得早,排在前,就容易买到,来得晚,排在后,就不容易买到,毕竟每一天摆在摊子上的油和面都有限,按排队先后顺序来决定是否吃得上煎饼,是个不错的方式,一直沿用下去,会省去很多麻烦。可总有些生性顽劣的人来得晚,还想排在前,通过插队的方式先别人一步大饱口福,徐兄,你说这是否需要某样规矩的管束和制约?”

    徐天海仍旧只是看着她,示意她说下去。

    燕蔷薇随即双手交叉放在胸前,道:“那个煎饼摊的老板最擅长的事情除了在大火上煮热油,煎炸面饼之外,便是将那个规矩贯彻到喜欢扰乱秩序的顽劣人身上。所以那些插队的人最后无一个吃上了煎饼摊的煎饼,当然,也不是毫无所获。至少,他们都挨了那性情火爆的老板一记滚烫铁铲,不偏不倚,正中鼻口。”

    徐天海终于道:“我好像明白了你所说的规矩,可是这里并没有煎饼摊,也没有那个老板,自然不会有因为一时扰乱队列而被铁铲烫伤鼻口的顽劣人。”

    “却有一盏可照明可烧人的油灯。”

    李从珂负手而立,站在那盏此时并无油火的油灯之后,犹如将面目交给黑暗的虚影。

    徐天海注意到了他,也注意到了那盏油灯,不禁笑道:“看来新人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这位兄弟,实话告诉你,你身边的那盏油灯在我三年前初到此地的时候就已存在,我却从未见它亮过一次。尽管我在这期间还自费腰包买过上好的油料。”

    李从珂淡然道:“那或许是因为你也不知道一件事。”

    徐天海问道:“什么事?”

    李从珂道:“有些灯,之所以亮不起来,不是因为缺少油,而是缺少一团让它短暂化身生命的本源之火。”

    徐天海听得云里雾里。

    便在此时,李从珂右手食指涌出一点火星,置于油灯之中。

本站推荐:神兵奶爸小说章节目录面具下的神秘爱妻龙乐乐端木爵甜蜜婚令:陆少的医神娇妻女神的上门豪婿(又名:女神的超级赘婿,主角:赵旭)你的爱似水墨青花小说章节目录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丑女宠上天:帝尊,滚远点神武至尊天下第九夫人路线

星宿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眼看书只为原作者荆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暮并收藏星宿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