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快快眼看书 www.kuaiyankanshu.inf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魏翼一夜未睡,精神却是极为亢奋,看到船队返回之时,他的眼眶也有些湿润了,当魏翼擦拭过眼睛之后,人们就只能看到他眼睛里布满的红色血丝。

    “幸不辱命。”刘益很客气的对魏翼和任忠等人道:“昨晚小儿辈舍生忘死,突袭成功,贼船焚烧沉没不少,亦有不少贼船趁乱走脱,现在情况尚不明,不知道贼众是彻底走脱,还是会重新聚集,为稳妥计,我们还是按事前的预演,人员差不多折返回来之后,就趁着天色未明脱离战场,扳回澎湖了。”

    魏翼赞道:“水师官兵的壮勇,应该被勒石刻碑,永远铭记。”

    他又扫向船队上的人员,很明显少了一成还多的将士,魏翼目光一黯,又说道:“失踪阵亡的将士,理应得到抚恤。”

    “魏大人不必担心。”刘益沉声道:“南安侯府对这一类的事,向来做的很好。”

    “我知道,明达向来对下头相当体恤。”魏翼道:“澎湖地方,也不能没有丝毫表示。”

    魏翼这话自是向自己身边的澎湖士绅们说,澎湖的士绅群体不大,也没有象样的官绅大世家,但好歹有一些,这些人理应提供更多的物资和金钱,这一次的战事,不光是为了保护南安侯府的地盘,不止是为了大魏,也不光是为了平民百姓,而是为了在澎湖岛和东藩岛上的每一个人。

    只要海盗攻进来,不分良莠,不分老小,不分男女,任何人都可能成为被屠杀和凌虐的目标,财富被抢,房舍被烧,人被杀,这是毫无疑问的事实。

    漳州之屠的惨烈情形,至今还被每个福建人记在心中,绝不敢忘。

    “在下愿献羊一百头。”

    “在下给粮一千石。”

    “在下愿给钱五百贯……”

    在场的士绅均是踊跃的很,但他们不能和福建路的大官绅世家相比,所献的最多的就是几百贯钱,或百来头羊。

    就算这样,也是相当不错的结果。

    “多派几艘快捷小船,挑昨晚没出去的官兵划船,武官带队,”任忠此时道:“我估计海盗在陆上吃了亏,或是没有进展,昨夜被这么一攻,大部星散逃窜,没准很有可能直接离开东藩这边,到漳州一带抢一点算一点,若是这样,澎湖和东藩的警讯,就可以解除了。”

    “我亦有这般猜度。”刘益脸上露出微笑,说道:“任兄此次虽未出战,但还是首功。”

    “不敢当。”任忠道:“日后若能有用武之地当然是好,不然的话,仿讲武堂故事,我也愿出微薄之力。”

    这就是说,任忠当然还是想能带兵出战,如果不行,那么给个海上讲武堂祭酒的名义,发挥下余热,他也很愿意。

    这算是一个极大的转变,任忠是被逼迫留在南安侯府内,也是被迫留在澎湖,现在愿主动效力,加上昨夜的火攻是他拿的主意,想来此后在南安侯府的武将体系内,此人也算有一席之地了。

    几艘哨船上坐满了身强体壮的水师官兵,几个还撑的住的武官带队,小船如离弦之箭,迅速出港,往着四处的海边飞速而去。

    船行极快,但不能及远,不过小船到海上后可以借风行驶,尽量远航,刘益令他们晚上之前返回,要看清大股的海盗船到底走了多远。

    ……

    至午间时,东藩派过来的小哨探抵达澎湖港口,澎湖这边确定了大胜的消息,全港先是一片欢腾,接着就是澎湖本岛上也是一样的情形。

    到处都有人在欢呼,笑闹,甚至不少人聚集在一起痛哭起来。

    北方的人可能不能理解福建路的人对海盗的这种恐惧心理,这种恐惧心理令得人们无比紧张,畏惧,害怕,而知道海盗确实被击败,并且已经溃败逃亡之时,这种劫后余生的欢欣之感,简直宛如重生。

    很多人放爆竹,但岛上的杂货店里的存货不多,后来人们找到不少干竹子,用火点燃,噼里啪啦的炸响声不绝,衬托了人们无比欢欣的心情。

    澎湖这边反而是比东藩更加的愉悦欢快,因为东藩经历过绝望,然后是苦战,杀戮,两万多颗首级摆在岛屿上,提醒人们经历过怎样的威胁,最终战胜了强敌。现在岛上还有海盗余部,每天都要组织人员搜捕,接下来是农忙,人们都会相当忙碌。

    这些事压住了人们想要狂欢的心理,这和

    澎湖这边不同,澎湖的人们相当幸运,海盗压根没有攻岛的打算,这个贫瘠的小岛抢不到什么东西,还要经历苦战。

    只是海盗们也万万没有想到,他们在东藩岛上也是什么也没有落下,反而丢掉了两万多颗脑袋,这一下亏本亏大了。

    在一片欢呼声中,黄昏之前出去哨探的小船都回来了。

    在漳州,福州,泉州等外部海域,他们尽可能的哨探,还有小船没返回,预计明天中午能抵达更远的地方,哨探的更加清楚。

    但从现在的结果来看,海盗船从澎湖和东藩这里败退后,直接往南方走了,根本没有继续往福建沿海地方骚扰的打算。

    海盗们如惊弓之鸟,饱受惊吓,根本没有再劫掠的打算了,他们甚至抛下了大量的人员不足的舰船,在被火攻时,很多船上人员空虚,来不及反应,不少海盗跳海跑到别的船上,跟着一起跑了。

    从哨探的结果来看,海盗们直接往南,估计是直接回吕宋去了,这一次颜,刘二盗损失极为惨重,十年之内都恢复不了元气,南安侯府不仅保住了自己,也保住了福建沿海。可以说,王直被招抚,康天祈老迈,凶悍残暴的颜奇和狡猾的刘旦是福建路和广南东路的一大威胁,现在这股海盗被打断了脊梁骨,沿海的官员可以松一口气,威胁被大幅度的降低了。

    当然,还有更强大,更凶残的蒲行风,但短期内蒲行风脱不了身,这才是他唆使颜奇和刘旦前来福建的原因所在,现在,最少在三年内,不必太担心海盗的问题了。

    魏翼,任忠,刘益,田恒等人当然也是喜笑颜开,众人俱是有掩饰不住的喜色。

    就算是一直游离在南安侯府体系之外的任忠,此次立功不小,火功战法就是他提出来和部署的,虽然未能亲临前线,但这也是必然之事……在没有徐子先允许之前,刘益等人不可能叫任忠亲自带兵,竖立在水师里的威望。

    任忠自己也明白,并且相当明确的提出,待将来南安侯府能成立分舰队时,他愿意指挥一支舰队。

    那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大魏王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快眼看书只为原作者淡墨青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墨青衫并收藏大魏王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