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星宿劫 > 第十六章 羽师

第十六章 羽师

推荐阅读: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飞剑问道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宋记极品飞仙

快眼看书 www.kuaiyankanshu.info,最快更新星宿劫最新章节!

    ,最快更新星宿劫最新章节!

    陇上江南,羲皇故里。

    能在山脉高原大多连成一片的陇右之地中凭借媲美江南的美誉脱颖而出,并包藏古神伏羲的神秘传说,单凭这两点,天水便似乎注定不会与寻常的郡县等同。

    联系其起伏经历,倒也的确如此。

    昔年秦王扫六合,置帝皇号,为天下先,置三十六郡时,天水并不在其中,原邽戎之地易名为上邽,同其余几县共属陇西郡境内,至汉武帝时,方才归入天水郡内。

    至于“天水”一词的出处,细究下来则又是一段堪称玄幻神异的故事。

    故事的起源,据说是因为秦末汉初时期长年累月的战乱灾祸导致民不聊生,四方怨声载道,上邽城恰在其中。却在一天夜里,城内忽然狂风呼啸,雷电交加,金光耀天,红光现地,若有神人以大道御利器,穿透宇内宙外!伴随着持续不断的轰隆巨响声,苍穹上方渐渐裂开一条肉眼无法估量的大缝,天河之水由此缝倾泻而下,旦夕间形成一湖。湖中之水甘冽醇厚,春不涸,夏不溢,四季滢然,因其冥冥中与天河相通,状如巨井,世人谓之“天水湖”或“天水井”。

    待得汉武帝听此传闻,则索性以天水为郡名,虽说唐乾元元年便取消郡建制,一律置州,天水郡之称不复存在,但天水之名却仍旧存于常年生存在陇西大地上的人们心中,如高坐在庙堂中的神像一般深入。

    天水内有成纪,乃太皞庖牺氏出生之地,亦为陇西李氏发源之所,前者存在于过去的传说中,后者还活跃于如今的世界里。

    李从珂也姓李,但这个姓并非他生来就拥有,而是旁人后天的赐予,并且与陇西李氏无甚关联。

    机缘巧合之下,他却还是靠近了这里,一切的一切,像极了那本与他同样八竿子碰不到的宿命在指引。

    哪怕他其实已换上了另外一层身份,另外一副面孔。

    ......

    纵使有千万种不同,古城也始终是古城,媲美江南的细腻美感可从城内的某些特别建筑里发觉,至于城楼和整体面貌,其中经历史沉淀的沧桑感与厚重感,则是从来都绕不开,也避不过的。

    无论大小城池,历来都无外乎东西南北四方区域划分,古人以右为尊,右属西方,西应白虎,故而在多数情况下,较之其余几方,西城的繁荣程度都要胜出一筹。

    但正如好人的身上也不乏部分陋习,繁华的背后往往也有入不得眼的肮脏与污浊,夜晚盛行的黑暗,时辰一到,就将被白昼的光芒驱散,难出所谓的永夜,那些东西,却是无论如何也清理不干净的。

    宛若一张破漏百出,却撕不彻底的网。

    天水主城西方类似这样一张网的建筑有无?

    有,却不多,并且从未成为人群关注的焦点。

    绕过无数条花街柳巷,穿过数不清的幽径小道,借助夜里明灭不定的黯淡星辉和微弱烛光,才能依稀撇清轮廓方位的三层楼,不知已在这座城中立足了多久。

    纵使是在城里生活了许久的原住民,关于那里,能了解到的信息也十分有限,譬如他们知道第一层楼是间生意不太好的面馆,却不知道面馆的老板是谁,譬如他们知道第二层楼是间时常弥漫茶香的酒坊,却不知道因何如此,再譬如他们知道第三层楼是个蛇虫鼠蚁都不愿进入的半废之地,却不知道那里早在十几年前就搬进了一个人。

    人,仿佛从来都不喜欢孤独,却又不得不承受甚至习惯孤独。

    成功把孤独当成习惯的人,难免会有许多旁人理解不了的特殊癖好,青天锁门窗,夜里不挑灯,从他们的角度来看,不过稀松平常而已。

    但今晚不再平常。

    只因在这恶臭难闻,四壁皆空,毫无半分雅致可言的“楼阁”内足足待了十几年,不曾向外迈出一步的男人在今夜丑时半刻终于往积满灰尘的灯盏里添了油,点了灯。

    青铜色的灯盏竖放在屋子里仅剩的一张保存相对完整的老旧木桌上,穿着灰色布衣的中年男人坐着更加破旧的木椅,一手抚摸着灯盏,一手探出指节,不厌其烦地在桌面上弹奏算不得动听的音符,与木椅摇晃产生的咯吱声响互相迎合。

    黑夜里,他的身体倾斜得宛若一根被巧劲拉弯的弦。

    并非琴弦,而是弓弦。

    弦上应有箭,两者相合,方能产生不错的威力,虽说待在如此环境,他对人示威的可能性早已微乎其微,但他的目光实在像是一双直勾勾的利箭,瞄准了窗外,延伸至外界。

    窗却是紧闭着的。

    无缝,无洞。

    除了几缕映在窗纸上的月光外,那样的位置,那样的角度,他应当再瞧不见其余任何东西。

    偏偏他的眼眸深处浮现出的是一道人影,确切地说,是倩影,若皎洁明月般美好,可令无数人魂牵梦绕。

    瞳孔呈下意识的收缩,眸中的倩影却是越显越大,伴随着灯火摇曳,自然而然地变幻,由外至内,由虚化实,终成一抹琉璃净彩。

    此情此景,俨然画中人降尘世,天上仙落凡间。

    男人目睹这一切,很快笑了,却也只是笑了,没有丝毫起身的意思,就连双手所放的位置都无丝毫偏差,仍是一手抚摸灯盏,一手叩击桌面,仿佛这两样事情对他而言,比与一个绝色美人畅谈风月共度良宵还有乐趣。

    “羽师。”

    轻言细语,胜万千旋律,便是在此等昏暗恶劣的环境下,她的魅力依然不减半分,若无这句羽师,单是她的出现,就代表着明暗正反的差别,此行,也更像极了针对某种堕落将进行的救赎。

    男人也不知听没听清,停止了抚摸灯盏,空出手来仔细掏了掏耳朵,口中还不时发出一些怪异的哼声,直至他将手指从耳朵中拿出,放在面前轻轻吹了吹,声音才逐渐变得清晰。

    “渐渐之石,维其高矣。山川悠远,维其劳矣。武人东征,不遑朝矣。渐渐之石,维其卒矣。山川悠远,曷其没矣?武人东征,不遑出矣......”

    先秦的诗句,仿佛总有种特别的韵味蕴藏其中,尽管是从言行举止皆怪异万分的人口中吟出,也并非全无意义,但她的耐心显然不够,或者说她所认定的时间有限,在男人说到“不遑出矣”四字后,她便直接打断道:“羽师之训,待空闲时,月离必将深切领会,而今,是家师吩咐我前来,告诉羽师一些事情。”

    吟诵声被打断,男人仍一笑置之,脸上并无怒气,只是慢条斯理道:“有事便快些说,此处地方,似你这般娇柔纤瘦的红粉佳人,是不该也不能久留的,何况你还不愿意听我念诗,自小便如此。”

    “非是月离不愿,实在是事情关系重大,不容多少耽搁,望羽师见谅。”自称月离的女子柔声致歉道。

    男人脸上笑意更甚,“事情关系重大,有多重大?总不会是时机已到,星野派这盘分裂的散沙要在风暴中聚拢了吧。”

    “差不离。”

    男人眼中瞬间迸发出比灯火还要闪耀的光亮,却又很快泯灭,低声询问道:“毕儿,你说清楚,何为差不离?”

    毕月离道:“时机本未至,但因为一些事情的突然发生,给了我们主动创造时机的机会,加上聚星阁这道避风港规模已成,在陇西地界内颇具影响,经家师与众位长老决定,打算以聚星阁的名字广招门徒,培养新兴星相师的同时,暗中伺机控制陇西各大重镇。此举虽然还远远代表不了星野派的重新崛起,但至少,很长一段时间之内,我们不必再像丧家之犬一样东躲西藏。”

    “这就是你所谓的差不离?在我看来,差的太多了,比我眼前这道灯火都飘忽不定,只能让人预知它的熄灭,而无法期待它的复燃。”

    毕月离欲言又止。

    男人反倒很快继续道:“不过,对于你方才提到的一些突然发生的事情,我倒是很有兴趣,也略有耳闻。”

    毕月离起初愕然,随后惊喜出声道:“我就知道羽师跟那些长老说的不一样,藏身此处,不入外界仅是表象,其实有关外界的风云变幻,您比很多人都清楚,对不对?”

    “这话说得有些过头了,星野派覆亡已久,我也不再是当年的羽枉矢,之所以藏身于此,还对外界之事略知一二,不过是因为我不想忘却身为星相师的本能,会定期使用物换星移,略做消遣罢了。”

    毕月离感叹道:“普天之下,大概也只有羽师您,才会将物换星移这种高深莫测的手段当作本能和消遣。”

    羽枉矢道:“物换星移,换的只是身体,心性皆不曾变更,没你想象得那么高深莫测,倒是那公子六面,面面不同,神魔鬼怪,心性轮转,让我觉得很有意思。”

    毕月离神色微妙,“晋三公子确实算是那些事情中的关键一环,若非他劫了玉观音,灭了五行鬼甲中的四位,就不会有后来的血煞令追杀和六道鬼母出山,江湖大势也还集中在趋于定型的十大门派之中,不起不落。如今倒好,江湖之深波及庙堂之远,李从珂生死未卜,下落不明,李晋王就似乎已有发兵迹象,正好成为我们在陇西复兴的一大契机。只是,关于公子六面以及他的种种传闻,每每想起,总觉得太过离奇了些,毕竟,他还未及冠,年龄与我相差无几。”

    羽枉矢淡然道:“他有他的路,你有你的路,不可贸然相比,尤其是当他走的是死路,你走的是生路的时候。”

    “生路?羽师此话,月离是否能将它理解为对我们此番行径的理解和支持?”

    “理解是理解,支持则未必,但时机未到,我也不能强行改变什么。对了,毕儿,此次选拔门徒,培养星相师,是否已有颇为出彩的人选?”

    羽枉矢像是随口提起,毕月离思考得却很认真。

    “考核还未进行,但从目前聚星阁获得的情报资料来看,确有几个值得关注的对象,我暂且记住了两人,一个是淮南人,名为夏阴,另一个是陇西本地人氏,名为王轲。”

    “夏阴,王轲,这两人有何出彩之处?”

    “前者出身星相世家,虽家道中落,天文地理仍无一不精,至于后者,出彩之处在于实战。”

    羽枉矢顿时来了兴趣,追问道:“实战?具体是何情况?”

    毕月离道:“他曾以星宫碎星域!”

本站推荐:神兵奶爸小说章节目录面具下的神秘爱妻龙乐乐端木爵甜蜜婚令:陆少的医神娇妻女神的上门豪婿(又名:女神的超级赘婿,主角:赵旭)你的爱似水墨青花小说章节目录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丑女宠上天:帝尊,滚远点神武至尊天下第九夫人路线

星宿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眼看书只为原作者荆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暮并收藏星宿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