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星宿劫 > 第十七章 月离于毕

第十七章 月离于毕

推荐阅读: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飞剑问道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宋记极品飞仙

快眼看书 www.kuaiyankanshu.info,最快更新星宿劫最新章节!

    ,最快更新星宿劫最新章节!

    “曾以星宫碎星域?”

    若说先前只是一时兴起,随口多问了几句,当听闻此言之后,羽枉矢的兴致便如同燎原烈火,自燃烧的那一刻起,就已非寻常风力所能吹熄。

    “他体内有几处星宫?碎的又是何等星域?”

    不知是羽枉矢问话的速度太快,还是这些问题本身就很刁钻,凭借一手炉火纯青的闭气功夫,在如此阴暗潮湿,且萦绕恶臭的屋子里都能面不改色的毕月离,仅片刻之间就已愣神数次。

    不久前还慢条斯理,有心情吟诵古诗的羽枉矢耐心仿佛一下子大打折扣,脸上虽不见多少焦躁之色,口中催促声音却很频繁。

    “你这丫头该不会也染上了岑蚀昴的毛病,刚谈论到重点,就开始卖关子了吧?”

    毕月离如梦初醒,回神后很快道:“羽师这是说的哪里话,月离岂会在您的面前刻意卖关子?只是据我所知,但凡采取辟星宫的方式来修行的星相师,几乎都会化零为整,将体内所有星元纳于一宫之中。所以羽师开口便问王轲体内有几处星宫,实在是让月离......”

    羽枉矢瞥她一眼,陡然接话道:“实在是让你觉得好笑,对不对?”

    毕月离连忙道:“不敢。”

    羽枉矢哂然笑道:“敢也无妨,因为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也是与你同样的想法,直到后来我遇见了一些特别的人,那种想法才有了很大的改观。”

    毕月离好奇道:“特别的人?”

    羽枉矢轻摇灯盏,目中浮现追忆之色,“是啊,特别的人,连名字都很特别,可惜岁月不饶人,又恰逢我贵人多忘事,时至今日,让我闭上眼睛就能想到的名字实在不多,尤其是出类拔萃的星相师。不过还好,剩下那么两三个除了名字特别之外,所作所为,所寻所求,都能让人记忆犹新,难以忘怀。”

    “羽师口中所说的那两三人,莫非体内真不止一处星宫?”

    “不止,远远不止,除此之外,他们还能将星宫扩建成星域,星域震荡为星海,凭一己之力将每个星相师都要做出抉择的三大境界相互联系起来,那是多么傲人的天赋能力!”

    毕月离听得心驰神往,却不敢贸然插话。

    原因无他,只因她自小便被其师岑蚀昴灌输星相三境不可贯穿合一的理念。

    这样的理念本没有太多不妥,毕竟星野派的先贤在很多年前就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了后人,星海、星宫、星域三境并无高低之分,仅有凡殊之别,与武道境界一气九品的严格划分截然不同。

    以特性为参照物,星海散乱狂暴,适合性情刚烈者,星域利于守成,适合性情稳健者,星宫扩张有度,一宫之地胜似一界,最是大气,适合文武兼备进退有度者。三境生来皆无高下之分,威能只取决于人的使用方法以及星元雄厚程度。

    既然本无高下之说,便相当于三境处于一线,一条线上的东西重合乃至叠加,看上去似乎不乏可能,但也仅仅是看上去。

    恰如两片云彩,处在同一片天空,地上的人抬头望去,往往会下意识地觉得它们距离很近,近到相触相交只在一瞬之间,实际上,它们相隔得比南极北极之间还要遥远。

    这般情况下,真的有人能将星海、星域、星宫三境相互联系,臻至近乎一体的程度么?

    毕月离很想相信,可她脑海中的理念却容不得那样的信心出现,更不必说维持。

    羽枉矢将她的纠结之处看在眼里,明在心里,没有多说什么,因为他知道,有些事,光说是说不清的,还没有对应的经历,就想掌握对应的见识,终归是太过不切实际了些。

    “还是说说那个名叫王轲的年轻人以星宫碎星域的事吧,说完了,就该走了。”

    “是。”

    没有多余的添饰,仅有安静的顺从。

    倒并非她不愿在这里待得太久,只是当眼角余光触及窗外天色后,她也清楚所剩的时间不再多,索性顺水推舟。

    向旁人讲述一件事情完整的来龙去脉,并非难事,可若要使语言足够精炼,耗时很少,便不是那么简单。

    但毕月离在这方面做得极好,不过盏茶功夫,聚星阁所获知到的有关那位名叫王轲的年轻人的情报资料,就让她向羽枉矢传去了十之八九。

    作为其中最关键一环的“以星宫碎星域”,却并无太多跌宕起伏,曲折离奇,发展有些出乎意料地平淡和从众化,无非是年轻人一身热血,辟星宫时不敛锋芒,招来其余星相师的注意和针对,紧接着双方又由言语冲突上升到手底见真章的高度,争端一始,难以收拾。

    类似的江湖人和江湖事,不说屡见不鲜,正常情况下隔三差五也能听到一两件,当然,相较之下,终究还是略有不同。

    至少,王轲是以星宫碎星域,而非仅凭借自身星宫大气的优势在旁人偏向于守成的星域上撕开一条不大不小的口子。

    而这,恰是羽枉矢最关注他的地方。

    “羽师身虽在此,多年不入外界,但无论是如今的聚星阁还是未来复兴的星野派,皆有羽师的位置,如果羽师也认为这王轲值得重点观察的话,月离定会将师父和诸位长老进言,对其大力栽培,不知羽师意下如何?”

    既是秋水明眸,玲珑慧心,自能察言观色,但羽枉矢在听完毕月离的讲述后,只是摆手道:“这般年纪,以星宫碎星域,固然罕见,只是霸气有余,巧劲难免不足,心性二字又非几片纸张所能阐述殆尽,重点观察可以,大力栽培另说。对了,毕儿,你回到聚星阁后,替我向岑蚀昴转达一句话。”

    “羽师请讲,月离定然转达,一字不落。”

    羽枉矢轻轻点头,口中旋即吐出八字:“赵地分野,太白食昴。”

    毕月离眸光灼灼,不知何想,片刻之后,突然向面前的羽枉矢施了一拜,道了声“羽师珍重”,未过少顷,其身上琉璃净彩便尽化皎洁月光,一如先前透窗纸入屋内时,绰约影于无息间归无声处。

    羽枉矢静观着毕月离离去后仅剩的一抹淡影月华,右手食指倏然点出,力道柔和,却将如尘埃般细小的碎屑吸附入指尖,接着不紧不慢地吹了口气,思绪回到毕月离打断他吟诗前的一刻。

    “有豕白蹢,烝涉波矣。月离于毕,俾滂沱矣。武人东征,不皇他矣。不皇他矣......”

    音之绵长,若空谷回声,唤作《渐渐之石》的诗经小雅,末尾一段,是他没打算告诉岑蚀昴的一席话,也是他从未对毕月离念出的一句诗。

    故而其中真意几何,除却创作这首诗的作古之人和他之外,世间怕是没有多少人能领会到了。

    ......

    临水照花,舞墨弄影。

    天河之水天上来,墨池之中墨莲开。

    郊外泥土的芬芳混杂着类似莲叶的清香,无形无色,无方无相,仅凭一味,却将共属于天水的土地划分为两个几乎截然不同的世界。

    今夜无雪,但冬风不止。

    用最普通的土木建造而成的房屋,哪怕在屋顶撒上瓦片,盖上一层厚厚的茅草,周身木窗以铁板固定,也不会比城内好看又实用的楼阁宅院暖和。

    不过万物存在即有其道,土木虽简,不如砖石结构紧密,但相较于后者,终究还是多了几分自然和自由。

    羽枉矢探指凝月,李从珂抬首望月。

    一个由小观大,以黑暗为隐,一个以大观小,以面具为锁。

    羽枉矢还需多久才能走出封闭的黑暗,堂堂正正地出现在光明之下,起手布局,尚未可知,李从珂的面具在近期之内却定然要彻底摘下,不会再度戴在脸上,令人一眼望去便心生好奇的探知欲。

    这样的日子将持续多久同样未知,但以何事作为标志性结束却已板上钉钉,成为注定,那便是当他不再拥有“王轲”的身份时。

    远在外乡,非旅非客,似一囚徒,只无囚衣,天边月仍清,心上人却渺,看久终生厌,况单衣不堪冷。

    他在木屋前的空旷院落里站了许久,她便在背后观察了许久。

    寒来袖间该添衣,寒入心间当添火。

    这是他老早便告诉她的,她记住了,未曾当耳旁风,可时至今日,这两样东西她依旧不能及时备好。

    “看了这么久,还不回去歇息?”

    不见其面,只闻其声,燕蔷薇凝视着眼前这道不过咫尺之遥的背影,踌躇良久,竟未说出一字。

    李从珂眉头很快皱起,声沉如水,“即便换了一张面孔,换了一层身份,你也还是应该听我的话才对。”

    燕蔷薇没有反驳,涩声道:“我心不安,睡不着。”

    李从珂疑惑道:“最危险的时刻都已过去,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你怎么反倒睡不着了?”

    燕蔷薇面露犹豫之色,“因为白天我小憩的时候,做了一个关于公子的梦。”

    李从珂罕见地开起玩笑来:“那岂非就是白日做梦?”

    燕蔷薇摇了摇头,语速愈发缓慢,明显是在回忆,“没有那么虚假,反而无比真实,真实得让我感到心惊可怕。”

    李从珂神色陡然肃穆起来,转身走向燕蔷薇,边靠近边问道:“所以那究竟是个怎样的梦?”

    燕蔷薇呆呆看着眼前这位已摘下熟悉的面具,换上陌生面孔的公子,心中不安蓦然又加重了几分,声音也不觉压低了许多,“我......我梦见天水城下起瓢泼大雨,各处街巷积水深如河流,方圆十里行人不过两三,公子为其一,却不撑伞,着一袭青衫立于窄巷之内,与另一道我看不清相貌的高大身影对峙,不多时就厮杀在一起......”

    李从珂轻嗅蔷薇,指游其青丝之间,忽而淡笑道:“江湖人厮杀,不是很平常的事吗,有何可怕之处?”

    燕蔷薇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惊慌之色溢于言表,就连身体都有些颤抖,“杀至最后,公子浑身是血,倾盆大雨亦无法洗去,怎能不让人觉得害怕?”

    李从珂连忙安慰她道:“就算梦境成真,流血也不代表死亡,再说由蜀入陇,我们这一路流的血还少吗?往后归晋,或许流的更多也说不定,此为定数使然,何忧之有?难道你忘了风雨后即见彩虹的道理?”

    “怕只怕......”

    “行了,这些天颠沛流离,你应当是太累了,导致胡思乱想,尽快回屋内休息,养足精神,过几天看我在聚星阁中的表现吧,听话。”

    燕蔷薇微微张口,仿佛还要再说些什么,奈何拗不过李从珂,片刻后只得转身朝木屋方向走去。

    李从珂望着她的背影,确定她已走远后,目光旋即又移到了空中明月之上。

    但这次他的神色较之先前,明显有太多异样。

    “月离于毕,倒真是要下大雨了。”

本站推荐:神兵奶爸小说章节目录面具下的神秘爱妻龙乐乐端木爵甜蜜婚令:陆少的医神娇妻女神的上门豪婿(又名:女神的超级赘婿,主角:赵旭)你的爱似水墨青花小说章节目录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丑女宠上天:帝尊,滚远点神武至尊天下第九夫人路线

星宿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眼看书只为原作者荆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暮并收藏星宿劫最新章节